他不是我的英雄 (2)

他不是我的英雄 (1)

大姑姑原本想安排我到北京念书,好就近照顾我,可是我想留在台湾,留在有爸妈味道的房子里生活,留在一个完全属于我的地方,我才能感到安心。大姑姑不放心我才高中就要自己一个人生活,于是回来台湾陪我,两个月回北京一趟。

结果不到半年,大姑丈就小小偷吃了一下,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晓得遇上了个找死的小三,打电话找大姑姑挑衅,还说了小三都会讲的台词,「不被爱的人才是第三者。」想看正宫跳脚大闹。

但我在此敬告小三们,这台词在电视剧里看看就好,遇到像大姑姑这种有气魄的女人,只会得到一句淡淡的回应,「没脑子的女人,才会去当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隔天,大姑姑说她要回北京处理一下,几天后再回到台湾时,她已经恢复单身。她笑着告诉我,「天底下男人多的是,没有什幺大不了的。」

我到现在,只领悟到她说的,天底下男人的确多的是,不过,面对伤害,我还是很难当作没有什幺大不了的。

半年后,大姑姑和我们社区外聘来教妈妈们英文的新加坡籍老师谈起了相差八岁的姊弟恋。我高三毕业时,他们结婚了,新的姑丈要回去新加坡接手家里的事业,大姑姑原本还决定要留下来继续和我生活,不过我拒绝了,我仍然觉得大姑姑的第一次婚姻会失败是因为我的关係。

我不能再成为谁的羁绊。

于是我拍着还没有发育完全的胸脯,跟大姑姑保证我自己一个人绝对没有问题,但是大姑姑去了新加坡后,我每天夜里都得开着灯才敢睡,每天都在催眠自己「一个人没什幺大不了的」,每天都在学会一项新的生活技能。自己办大学入学,自己照顾自己三餐,发烧时自己看医生,自己学写家计簿,虽然有爸妈留下来的钱,但仍然要学着省吃俭用。

接着我就发现自己越来越坚强,因为经验值累积,让我不停地升级,小怪对我来说就只是小菜一碟,像丁香炒豆干或是蒜香海带芽,两三口解决。

被雨淋湿了,就换件乾净的衣服。摩托车坏了,就有堂堂正正坐计程车的理由。生活的确会遇到不少难关,如果问我,人生要先点哪一个技能,那绝对是「安慰自己」。

先解决自己,才能解决生活。

不过,再坚强的人也一定会有弱点,你说钢铁人史塔克有没有弱点?当然有,虽然他吃辣,但他怕小辣椒,你说雷神索尔有没有弱点?当然有,如果他没有持续健身,就拿不起雷神之鎚,到时候系列电影第三集的男主角就变成进击的洛基,你说倒楣达人坚强之后林乐晴有没有弱点?当然有,就是单身时看到情侣在我面前猛放闪,会让我的寂寞更上层楼,超越一○一大楼。

坐在我正对面的官敬磊一手放在旁边的椅背上,一手摸着坐在他左手边我的一号室友明怡的小脸庞说:「妳怎幺又瘦了?」

明怡笑弯了眼,「哪有。」

明怡是我的大学同学,她非常温柔,认识她到现在,从没有见过她失控的样子,讲话轻声细语,绝不会像我这样吼;笑不发出声音,绝不会像我这样发自丹田;行为举止除了优雅还是优雅,绝不会像我这样横冲直撞。我们两个像是距离最遥远的两颗星球,却在某个时机,穿过宇宙、翻过银河,一瞬间撞上,成为好朋友。

大一开学时,她坐在我后面,我们没有交集,她有她的小圈圈,我有我的小世界,在教室碰到面,顶多点个头打个招呼。有一天,我在走廊不小心碰见从屏东来找她的父亲和她起了争执,甚至呼了她一巴掌后才离开,我当下愣在原地,第一次知道什幺叫做动弹不得。

当你撞见一个人的祕密,就表示你们将不再只是两个毫无关联的点,而会产生一条线牵引着彼此。

我和明怡的这条线已经十几年。

官敬磊先是皱了皱眉头,露出一脸心疼的表情,再把脸靠到明怡面前,「是不是我不在台湾妳都没有好好吃饭?」

明怡他被逗笑,伸出粉拳,用了约莫两百公克的力量轻敲了官敬磊的肩头一下。官敬磊顺手拉过她,把她拥在怀里,然后轻轻吻了明怡的额头。

看到这一幕,我头皮整个发麻,胃酸在沸腾。再这样下去,我真的很怕我会不顾和明怡同居多年的情分,拿起水杯往他们身上泼,好帮他们的爱火降降温。只好出声警告,「可以不要在我面前上演言情小说的戏码吗?」

现在不是深夜时间,是阳光一晒就会融化的三十四度C正中午,台语来说就是「透、中、道」!

而且隔壁桌还有保护级的小孩,可以不要污染他们吗?

官敬磊一脸无所谓地笑了笑,「这是真情流露,免费赠送,外面看不到。」

「不必,感谢你的好意,我没有说我想看,立湘,妳想看吗?」我转过头顺势问了坐在我一旁的三号室友立湘,但她正和她手上的设计杂誌谈恋爱,根本没有心思附和我,我叹了口气,觉得孤单。

立湘是设计师,只要一看到设计相关的书籍还是作品,眼睛就会马上发出雷射光,被她眼神一扫,就连哥吉拉都会马上变成小壁虎 baby,如此强而有力。

我完全能够理解立湘的状态,如果是我在厨房里专心研发新食谱,完成料理前,就算有八颗核弹瞄準我,我也绝对不会离开。创作的人都有一点偏执,这点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包括明怡和我的二号室友童依依。

说到童依依,都迟到多久了?

我看了一下手錶,明明约好十二点半,现在都已经将近一点钟了。我快饿死就算了,单身的人有什幺罪,得这样被情侣放闪攻击?十分钟内她再不来的话,这星期早餐她就必须自理,再加个打扫客厅的惩罚。依依没有拒绝的权利,因为我是房东加管家,我说了算。

正当我渐渐适应自己一个人的生活时,明怡原先租屋的房东因为签赌欠债,卖了房子跑路,把明怡的东西全都丢到管理室,连押金也没有还她。因为家里还有房间,我便让明怡先来家里住下。没多久,我的直属学长康尚昱介绍了依依进来。隔年,明怡和依依在某一天外出买晚餐时,捡到了遇到坏房东的立湘。我们四个人就这样一起住,一直同居到现在。

我们从同学变成好友,变成姊妹,再变成家人。

原以为毕业后大家会各奔东西,但她们依然留在这里,用着小小的房间,老旧的家俱。这间房子除了我和爸妈的回忆,还有我们四个人的花漾青春。至于未来,其实我不知道会变得如何,可是经历过爸妈的事故,我学会凡事都先做最坏的打算。

没有人是不会离开的。

所以我选择好好珍惜现在,珍惜她们在我身旁的时间,于是我这个善良的房东不只提供住,还包三餐、消夜和下午茶。明怡喜欢中式料理,我考上中餐证照,自称台北士林小当家。依依喜欢西式料理,我也有西餐证照,一分钟上好菜不是问题。立湘喜欢甜食,我也去学西点烘焙,烘焙王东和马的太阳之手我也有。不过重点是我很喜欢做菜给大家吃,因为那是唯一能让我感受到家庭温暖的时刻。

(待续)

本文出自:《然后 你还在》 商周出版

 他不是我的英雄 (2)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