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的东西要顾好,光讲理念没有用啦!──专访「人渣文本」周伟

根本的东西要顾好,光讲理念没有用啦!──专访「人渣文本」周伟

「选举不能只高谈理念啦;」周伟航说话节奏偏快,「例如说你去拜票,地方人士问你说:『我们那个水沟不通怎幺办?』这时候你和他讲理念没用啊!你要竞选,就要研究那个地方有什幺问题、需要怎幺解决才行。」

身为伦理学专业学者、大学的哲学讲师,周伟航与其他老师的明显不同,不是他在网路上的活跃程度,也不是他在各种政论节目中的表现,而是他亲身参与过许多政党工作及选务工作:凌晨出门陪侯选人到传统市场握握手,夜半陪政客到隐密招待所乔事情,种种一般人看得到和看不到的,他都做过。

「就是因为关于政治和选举的题目实在太熟了,这本书才可以出来得这幺快!」周伟航笑着说,「不过这本书主要是把对选举还不熟悉的读者带入门,我前阵子听说有政治人物规定幕僚买来读,心想你们现在才读也太晚了吧!」

周伟航讲的「这本书」,是九月份出版的《人渣干政》。

作品名称常见「人渣」二字、笔名有时用「人渣文本」有时加上本名,可能是许多读者或观众认定的「周伟航标誌」,事实上,「人渣文本」原来是周伟航从前写部落格时用的部落格名称,当时他自己用的网路暱称,叫「特急件小周」。

「那时只是利用免费的网路资源放一些自己的东西,没想太多,」那时的部落格里,周伟航除了对时事嘻笑怒骂地提出看法,也写关于宗教、运动哲学及伦理学领域的专论;「后来开始有人来分享想法,所以就开始获得与其他老师不同的实验机会。」

所谓「实验」,比较传统的有与出版社合作出书,与媒体合作写专栏,也有跳脱传统的尝试,「例如我一个人就做出来的《渣誌》,就是用群募加上预购的概念做的实验,这个预购期其实长达半年,读者愿意预先付款,等于也是在买我的信用;」周伟航说,「传统出版太被纸本印刷的种种限制所固定,贩售通路也一样,我总在思考怎幺把内容放到不同的平台上流通贩售。实验做了,就会有数据可以参考;不断实验,做错了也没关係,退回来就好。」

讲话快、切点準,加上口吻相当「乡民」,新闻频道也喜欢找周伟航上政论节目。「接通告是蛮好赚的,但也很累,」周伟航承认,「因为你一直注意其他名嘴讲了什幺,找到抢话的时机,并展现自己和别人的差异。」

而且,周伟航认为,电视频道的名嘴十年不变,虽然现在还能固定上节目,但面对日益萎缩的电视市场,这些好发议论的名嘴也无计可施。

「学校E化教学的速度太慢了,线上教学的资源越来越完备,学校里头的老师还在吵你这学期为什幺减我的课──这样怎幺和外面竞争?」周伟航描述,某些学校老师和电视名嘴类似,虽然看得到大环境的改变但不知该怎幺适应,只好继续设法在所剩无几的资源里头尽量为自己谋利,「不过我也知道有些老师无法接受直播平台或线上教学平台的行销建议,他们放不下身段,也不愿意承认直播和面对镜头有其专业。」

无论是出版还是影音媒体,周伟航目前真正关注的,是思考及持续尝试各种贩售内容的形式。

「其实这个我对很多人讲过了,也和开发商谈过;我认为,目前以内容获利的商业模式,发展得最完整的,还是电玩产业。」周伟航说,「电玩产业已经很清楚如何把content转换成现金流、如何绕过Apple、Google等平台来获得更多分润、如何利用把现金换成点数来改变消费者的价值观⋯⋯你可以购买点数、可以用完成任务换取点数,在你玩某个游戏时也可以利用相关引导让你在卡关时转移到其他游戏或点选广告换取破关机会。」

说起如何用电脑游戏模式贩售内容,周伟航想法很多,「消费者在手机上头花的时间已经达到极限了,要让内容平台有更好的获利效率,盖台广告不是好做法;」周伟航解释,「从手游已经获得的实验结果,我认为游戏产业的模式会成为新的电商模式,让大家在一个平台上细水长流地烧时间,大家就会在这个平台持续花钱。」

尝试加入科技实验不同的获利模式,同时不忘回头将传统纸本出版带往别的平台,周伟航把自己专长的哲学及伦理学带入企业做谈判沟通及批判技巧的课程,也与解谜游戏进行跨界结合。「根本的东西要照顾,再去试别的,得到数据之后讨论,然后决定接下来要怎幺调整。」周伟航说,「就像如果你不只会讲理念,也知道水沟不通是因为第四台的缆线在底下乱接乱缠,那就知道怎幺解决,甚至可以在更新排水系统管线时,利用一次的施工同时完成好几件事。」

所以,周伟航认为,如果大党推出的候选人,以为一些网路知名度高的、新崛起的、没有大党支持甚至没有政党资源的侯选人「只会」操作网路议题,那就是错估情势。「例如说柯文哲吧,他在传统政治领域投了很多资源花了很多力气,他不是操作网路,而是知道他做哪些事在网路上有爆点。以为他一直在操控『网军』,是其他候选人的误解。」

虽然仍然相当关心政坛状况,不过周伟航并没打算再回头参与。「我倒是想做些比较funny的东西,例如先前和几个政治人物聊过,做政治人物的直播节目,不是那种排排坐讲话的政论节目,而是全天跟拍政治人物,」周伟航比手划脚,「找个节目的议题主轴,从他早上出门后去见谁、做什幺,一路拍到晚上回家休息⋯⋯我连一天得用多少电池都算过了。」

这种直播有收视潜力吗?「反正实验嘛;」周伟航说得轻鬆,「真做错了,退回来就好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