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小剧场」绑架:每一次因猜疑而给出的负评,都可能对你造成

每年年后的转职期,或七月新鲜人出炉的时候,总会看到职场文提点求职注意事项或面试技巧,教导大家如何藏拙又表现好自己。

日前我刚好浏览到一篇类似的文章,是某位国外资深经理人的徵才经验。他提到曾有一位学经历、临场反应、外貌、谈吐都优秀的年轻人,因为私下修改了公司提供的机票,提前在其他地方转机再过来面试,被人资主管质疑不诚实,因此错失了录取机会。那位资深经理人跟其他面试官猜测,他可能是想顺路访友,才在不影响机票钱的情况下,自行改了机票,如果如实说出,公司应该也可以体谅。

糟就糟在当人资问他旅途是否顺利时,他只说了顺利,没有提及改票一事。有些人则认为,他可能只是觉得私人行程没必要在面试时说,只要不影响公司立意和面试目的,準时到场就可以了,没想到会被解读为说谎。

当然,这件事本身确实有点瑕疵。毕竟拿的是对方付费的机票,面试需不需要陈述改票一事是见仁见智,它确实跟工作内容和能力无关;人资的提问也可以视为客套,大部分人通常面对别人的安排都会礼貌回应一切顺利,就算中间有点小麻烦,也不会特意说。不过在这之前,是应该尽可能避免插入额外的事,增加被误会公器私用的空间,这点确实是新人考虑不周。

那位苦主可能只是没料想到,他的行为会被解读为说谎,毕竟人也是需要经过磨练,才会愈来愈懂得做事圆滑、顾全大局。如果他存心佔便宜,在漫长的职场生涯中总容易被发现,公司也随时可以开除他。所以他的用意如何,倒不是我想讨论的重点,而且也没人可以证实他到底是怎幺想的了。比起处事青涩、常常被检讨的年轻人,我认为或许经验老道、识人神準的老人们,也有些可以反思的地方。

徵才单位容易看到漫不经心的求职者,资深职人容易看不惯频频出错的新手,这都很正常。连我自己在徵人或带新人时,都常看到一些粗心之处,就产生「这个人大概不能信任」的观感。新人们总是要用一段不短的时间,零失误地证明自己的细心,才会取得信任。这是我们基于害怕事情失败的趋避心态、「先质疑」的习惯,也确实能有效避免失误。不过我们也应该经常提醒自己,大部分时候,人们对片面讯息的解读,并没有他们以为的「精準」。

也就是说,当我们快速判读某个行为的背后因素是「粗心」或「佔便宜」时,通常我们掌握的讯息量并没有那幺充足。而大脑为了达成(对方的)行为与(我猜的)动机之间的连结,会自动补完过程。我们会开始蒐集对方的小动作,「主观」解读「可能的意思」,去支持「我的猜想是正确的,他就是这种人」,并忽略相反资讯。

别被「小剧场」绑架:每一次因猜疑而给出的负评,都可能对你造成

而这个过程可能只需要几秒,短到你无法察觉自己的主观。当你心中那套说法完备时,你根本找不到理由去驳斥事情不是自己想的这样,因为「罪证」已然「确凿」。

简单举例,就像恋爱中人总是会灵敏地发现对方「哪里不对劲」:他昨天聚餐回家没有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鬼?他跟我说很忙,结果在景点打卡,是不是有外遇?他家里有我不认得的东西,是不是又乱花钱了?想到这里,他上次也如何如何,一定有问题!

类似这样,我们只要想想自己的行为,当疑惑(资讯不足)产生时,是不是都会开始疑神疑鬼、往坏处想,尤其是对我们非常重视的人、事、物,更会想尽办法找齐丰富的「证据」证明,才肯确信事情并没有那幺糟,不然就会一直担心下去,而不肯在未明的阶段假设是自己想太多,即便猜错的机会比较大。

要否决我们的「坏想像」,需要大量的反证,但要支持我们的疑虑,却往往只需要一点不明确的「猜想」,好比那位认为面试者没有提起改票就是在说谎的人资。他宁可信任自己的猜测,直接刷掉这位前面各关卡都表现优秀的青年,也不在当场进一步询问对方、让对方解释。当众人猜测青年徇私的背后,有没有可能对方只是想早点过来适应环境做準备,或者中途先去请教相关行业的前辈,就为了面试无懈可击呢?

事隔多年,当年的面试人员仍清楚记得这个不诚实的青年跟案例,坚定地认定他人品不良导致损失;但也可能损失的其实是这间公司,不是吗?

负评或许可以算是一种本能,让我们预防最坏的处境,但正因为如此,我们也要对这个机制的缺点有所自觉,一定程度地给自己保留空间去观察、验证。每当我们给出一个负评时,损失的可能不仅仅是没有获得「选择相信」的好处而已,更有可能赔掉其他东西呢,下面同样举个职场的例子来佐证。

某位朋友离开了自己多年经验的职场,他本来已经是该行的资深人员,也升任主管了,大家都为他感到可惜。之所以离职,一方面是因为他想累积更多经验,另一方面则在新任上司的问题上。

这位朋友在某些活动经验较多,原本主管们也都放心把相关事务交给他,不过多干涉,他和新主管的做事观念虽然不太一样,但共事以来,各自行事倒也没有太多争执。新主管本身还在学习领导方式,加上多疑,经常怀疑组员和其他合作部门做事不乾净、有私心或说谎,久而久之自己累积了一些成见,也就对人不太客气起来,不时跟人起争执,有时候甚至让下面人难做事。

原本给朋友安排的事情,到了活动当日,新主管却质疑他的人员调度是不是为了方便自己,但其实朋友只是想尽可能让新手们熟悉细节,所以让每个人都轮替到杂事。因为他自己是新人的时候,深深领悟在活动上的完整参与,将有助于掌握现场经验。他想传授给所有底下的人,以后办活动,大家对整体有概念,就可以各自行动起来,不用事事询问主管。

平常工作上有小失误或忘记处理的事,新主管也会当众勃然大怒,指责朋友故意把事情搞砸,威胁他要记过、扣薪,好像一时争胜、究责比即时善后还重要。本来只想把事情做好的朋友,最后觉得主观已定,难再共事,于是选择离开,公司则要重头培养一个小主管。

这位疑心重的主管还一直认为,自己看人的时候都会看优点(OS:你缺点这幺多,我还看得到你的优点),殊不知他已经惯性预设别人不好,底下工作气氛不佳,如此识人伤害更深。

细心跟多疑是两个很像,但截然不同的概念。细心的人会找全证据再做判断,多疑的人则常先行定论再来举证,因此他们往往相信他们想相信的,并自以为客观。

这类人个性上还常合併强势,由于疑心造成不安,担心自己受害,于是先对人武装起来。跟这样的人共事的辛苦之处是,你可能经常得证明自己「清白」,好抹除他们的顾虑,但他们通常仍难信任别人。

我曾有次遇到一位面试官,三五句话便有误解,虽然不清楚对方为何总会听到弦外之音,但整场面试下来,我只感觉很疲惫,要一直重新解释他的疑虑,也不敢想像共事以后,得花多少心力阻止对方想歪;更遑论对方未出口的误会。

这类人的特徵是,经常可见的焦虑、重直觉、情绪波动大、习惯快速定调(分类)人事,于公于私都容易感到疲累(精神紧绷的缘故),也容易关係紧张。常言道,用人用对地方则事半功倍,但多数文章告诉你哪类人适合做什幺,却没告诉你正确看人的方法,所以我们经常感到为难──怎幺我判断的人放到了位子上,却好像没做得很好?那可能是因为我们一开始就「看错了」,调整他人却调整不到自己。

别被「小剧场」绑架:每一次因猜疑而给出的负评,都可能对你造成

我有位朋友在与人相处上很有天分,虽然他不是什幺学经历特别优秀的人,但我最欣赏他不轻易批判别人、把人定型这一点,相对他自己的可塑性也比较高。正因为人是多面向的,认识时才更要保留弹性,不该对单一行为过多猜测。

原本只是公司总务助理的他,因应海外设厂出国帮忙,人力有限下兼了人事管理,先是录用迫于现实而愿意踏实低就的人,而不是那些会把自己吹捧得很高、表现过度热情的人进厂;后来又看出某些职员的细心跟魄力,拉拔了连当事人都没考虑过的上位当主管,原本营运辛苦的厂区也渐上轨道,搭上趋势逐步扩厂。我不会过誉他功高,但他的识人之明,未尝不是公司转亏为盈的助力。

相对地,我看过的那些直觉、主观重的主管们往往面临一种困境──留不住人以致经常招募、培训新人,组织内年龄层落差大,没有中阶传承。展现出来的工作成果,通常是差强人意。

由此可见,每一次的质疑或负评,会损失的不仅是一个你眼中不适任的人而已,更可能让原本适任的人失去沟通的动力,而成为不适任者、影响组织和谐。套用在私领域的关係亦然,毕竟优秀的员工或情人、朋友也会择木而栖,有眼力的人自然会避开这样容易被贴上加害者标籤的互动关係。

岁月带给我们与人相处的经历,但自以为经验丰富就很会看人,以致经常快速判断的习惯,可谓不可不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