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我的英雄(3)

他不是我的英雄 (1)

他不是我的英雄 (2)

我缓缓地把眼神放空,怕自己被眼前火热的情侣闪瞎,然后再多喝两杯水,免得自己的肚子继续咕噜猛叫,接着再假装自己不存在这个空间,开始神游,思考着我的早餐店新菜色。从七年前开业到现在,店里固定每半年更换一次菜单,我希望口味能够多元又健康。享用早餐是一天最幸福的时刻,能够为别人带来满足,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

「林、乐、晴!妳说说看,妳不觉得康尚昱这样很过分吗?」我的二号室友童依依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入座,用她气愤的声音把我拉回这个世界。

我回神看着她以及站在一旁满脸无辜的尚昱学长,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只能看着他们,从喉咙里发出疑问的声音,「啊?」

依依深呼吸一口气后,继续说:「我们刚刚去挑新床,明明就说好不用买太贵的,可以睡就好,结果他趁我不注意,偷偷订下了最贵的那块床垫。说什幺凡事一起商量,妳说他哪里跟我商量了,那幺贵的床,我怎幺睡得着?」

尚昱学长很怕我站在依依那边,马上澄清,「欸,我是为她好耶,她脊椎不好,常常腰痛,每天都要用的东西,难道不应该买好一点的吗?」

尚昱学长是我大学时的直属学长,众所皆知的贴心王,全系师生都认证的暖男一枚,不枉我大一时一进学校马上看上他。但没想到我的暗恋才要开始就立刻失恋,因为他和依依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恋人,看看亮眼的依依,再看看我自己,只能早点死心,洗洗睡了吧。

放眼世界,我最看好的情侣只有两对,一对是贝克汉和维多利亚,另一对就是康尚昱和童依依。我对依依说过,如果连她跟学长都分手的话,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虽然现在我也不怎幺相信。

「是应该买好一点。」我赞成,童妈妈说依依小时候从楼梯上摔下来过,造成脊椎损伤,有时候一痛起来甚至没办法起身下床。她现在睡的这个床垫,从她大学一年级搬进来就一路用到现在,的确是应该换了。

一听到我附和,学长马上产生勇气,搂着依依,「妳看!连乐晴都这样说了。钱再赚就有了,可是世上只有一个妳,妳得要健康,我才会幸福啊。」

听完,我随即变成害喜的状态,还是怀上双胞胎的程度,胃酸冲向喉咙。我赶紧拿起桌上的菜单,迅速转移话题,「请问可以点餐了吗?」再听下去,我肯定会连昨天晚上吃的咖哩饭一起吐出来的。

「当然可以,今天我请客,想吃什幺尽量点,我不在台湾时,感谢你们这幺照顾明怡。」官敬磊露出欣慰的表情对大家说。

他的确是该感谢我们大家,他大部分的时间都不在台湾,总是四处跑,去柬埔寨、越南当义工帮助失学的孩子,越乱的国家他越爱去。我非常肯定他对弱势族群的付出,但有时候一失联起来,少则一个月,长则半年找不到人,明怡竟然能跟他这样谈恋爱,她的心脏绝对比浩克更大颗吧!

虽然明怡脸上不透露任何情绪,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她的担忧和无助,有时候真想提醒官敬磊,多替这段感情里处于弱势的明怡好好想一想,这样,他会不会就能在明怡的身旁待久一点?

但我只是想,什幺都没有办法做,就算情同家人,我也无法任意干涉她的爱情,毕竟我自己的下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我只好对服务生说:「最贵的都来一份。」这种无能为力的酸涩,也只能从食物得到一点点慰藉。

点完餐,服务生送上几盘小菜。我才挟了一口辣炒鱼乾到嘴里,官敬磊就问了一句,「怎幺没有看到妳家大勇?」

听了我马上呛到,辣味在我喉咙猛搔,使我咳了几声。立湘的注意力从杂誌移开,快速地递了杯水给我,我三秒喝完,活过来之后抗议地说:「我姓林,他姓孙,我住士林,他住土城,他不是我家的好吗?」

官敬磊脸上露出一抹奇妙的笑容,我才想开口再补充点什幺时,尚昱学长马上补了我一枪,「他是姓孙,但比起孙妈妈,他更怕妳。他是住土城没错,但他几乎在士林活动,不是在妳的早餐店,就是在妳家,从大学开始,你们两个人就形影不离到现在,看起来是不太像在一起,但说你们没在一起,又觉得你们的默契好到不像话。」

没让我有说话的机会,依依马上夫唱妇随,她看着我,一脸真诚地说:「来,乐晴,今天就来解决我这积了快十年的疑惑。我真的很想知道,妳和孙大勇到底是什幺关係?」

依依一问完,所有人的眼神同时放到我身上。明怡放下手上的杯子,官敬磊放下原本跷着的左脚,学长放下手上的筷子,依依放下手上的行动电话,立湘放下最难割捨的杂誌,他们正期待我说出一个令大家满意的答案。我和孙大勇是什幺关係?

我和孙大勇的事,得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讲起……

***

大三开学,孙大勇转进我们班上,坐在我后面。上课的时间他大部分都在睡觉,就算难得醒着,也是把手伸在桌底下玩掌上型电动,和班上同学没有什幺交集,左手腕上刺了个Hello Kitty 的头像,对,没错,就那只没有嘴巴却比 Lady Gaga还红的哈啰凯蒂,它的魅力席捲女人圈,小至新生儿老至八十五岁妇女。只是我没有想到,孙大勇会站在流行界的吉萨金字塔顶端。

也不怕摔死吗?

我对他的第一眼印象,就是「流氓」,但绝对不是像电影古惑仔里面的铜锣湾霸主陈浩南那样,帅到让人自动缴交保护费,而是那种站在大哥后面第十三排,看到血会放声尖叫接着昏到的那种小牌地痞,出场不到三秒就会被砍死,车马费只要一个便当的那种角色。

他的刘海总是盖住眼睛,没看过他吃东西喝水,净是嚼着口香糖。黑、灰、蓝三色的T恤轮着穿,再加上永远只有一条的牛仔裤,和一双黑色的 All Star帆布鞋,一副什幺都不在乎的样子,不在乎班上同学有几个人、不在乎做报告没有人想跟他分在同一组、不在乎老师警告他再睡觉就要当掉他、不在乎全班只剩他一个人没交报告。他不在乎这个世界发生了什幺变化,他坐在我后面的位置上,随心所欲。

但这让我非常辛苦,因为我很不幸地被选为班代,每次班上有什幺活动、要缴交什幺费用,我都要追在他后头,不是要钱就是要回覆,回答的内容永远就是不要、不想、不愿意,不然就是连理都不理我,只顾着玩他的电动。

「不要生气。」是明怡每天在学校都会跟我说的一句话。

「妳说怎幺可能不生气?明明就说今天要缴教学意见调查表,他居然没写。全班就他还没交,每次都要催他,催到我都消化不良胃下垂了!」我把早上做的三明治丢在桌上,完全不想动它,因为孙大勇总是让我倒胃口。

明怡拿起三明治,拆开包装放到我手上,「是谁说早餐最重要的?妳要为了孙大勇把胃搞坏吗?」

才不要!

我马上吃了一口三明治,接着生气地说:「妳说他是不是有病?这幺不喜欢学校就不要来上课啊!都不知道他给别人带来很多困扰吗?真的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吗?」

「不会。」孙大勇不知道什幺时候坐到我后面的位置上,顺便回答了我的问题。

想到刚才正说着别人的坏话,当场被抓到的我原本很难堪,但一回头看到他又一脸无所谓地打着电动,对他不好意思的念头一秒消失。我生气地把三明治塞给坐在一旁的明怡,对孙大勇说:「调查表交过来!」

他没有反应。

我忍不住提高音量,「快点写完交过来!」

他仍然把视线放在手中的电动上。

我开始咬牙切齿地警告,「给你一分钟,现在马上填好,交、过、来!」

他还是不理我,非常专注在他的电动上,无非是想挑衅我。

他的态度让我的理智线下一秒钟立刻断掉,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他的长刘海,用力摇晃他的头,失控地说:「快点写、马上写!教务处说今天要交,你给我快点写,有没有听到!」

孙大勇痛得哇哇叫,明怡和班上其他同学则吓得抓住我的手,很害怕我闹出人命。但我忍耐到了极限,明明不想当班代,还硬是被选为班代,下课不是往导师室跑,就是奔波于学校各个处室,再加上孙大勇这个超会摆烂的白目,别班的班代办一次就能结束的事,我却得分好几次处理,还要被行政助理酸,说我的办事能力有待加强,难道是我的问题吗?

(待续)

本文出自:《然后 你还在》 商周出版

 他不是我的英雄(3)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