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我的英雄 (4)

他不是我的英雄 (1)

他不是我的英雄 (2)

他不是我的英雄(3)

想到这里,我又满肚子委屈,使劲地把他的头髮往上提,孙大勇只能「啊!啊!啊」地叫。

于是,我又成为学校的话题人物,毕竟一个身高一五六.五公分的女生,硬是抓着一个一八四公分男生的头髮不放,这种奇景不是天天有。有传闻说我是天道盟极力培养的后起新秀,还有人说我平常就在碰毒,那天是肯定是在厕所拉了K,情绪亢奋激动了,才会出手打人。更有传言说是因为孙大勇害我怀孕,我才会气得打他。

每听到一个新传闻,我就会哈哈大笑。明怡经常一脸担心的表情,毕竟子虚乌有的传闻对女生杀伤力很大,但我从小就经历各种奇怪的事,除了感到好笑,我实在一点感觉也没有。

倒是孙大勇变乖了。

可能怕我再抓他头髮,他把头髮剪短了,露出他的眼睛和整张脸。我不太适应,但明怡竟认为他看起来有点像张孝全。我当下要求明怡真心诚意向张孝全道歉,写信去他的经纪公司忏悔,这种不像样的话,连我听到都受伤了,更何况是孝全。

现在道歉也还不晚,孝全,明怡那时候还年轻,请你不要介意。

虽然我们还是不打招呼、不说话,连眼神都不会有交集,但是我不用再追在孙大勇屁股后面,要他记得什幺时候交报告,什幺时候完成什幺事。他完全自动自发,也没有老师跟我抱怨上课时他总是在睡觉了。我想,可能被我扯头髮之后,他就长记性了,于是拉头髮这招被我写在对付孙大勇的祕笈里,成为第一招必杀技。

再次和孙大勇说话,是两个月后,为了校庆要举办园游会的事。

每个系要推派一个班级当代表,负责摊位的相关活动。以我这幺倒楣的体质,我当然是建议副班代去系会抽籤,结果那天副班代发烧没来,我只能硬着头皮上。完全没有意外,六分之一的机会,又被我抽中了。好事没遇过,坏事都有我的份。

班上同学再怎幺不愿意,也只能自食恶果,谁叫你们没搞清楚我的来历就选我当班代?大家只好一起受苦。

花了两节课的时间讨论,最后决定贩卖美式料理,因为简单、快速、方便,完全符合我们班上的特性:懒。

接下来最困难的就是分组作业,企画组、料理组、服务组、美工组、道具组及食材组,一决定该分出哪些组别后,同学们就用最快的速度,带上最要好的同学认领工作轻鬆的职务。

留下我,还有班上所有的问题人物,和自告奋勇要陪我一组的明怡。

我体会到什幺叫患难见真情。

我和孙大勇紧张的关係就不用多说了,还有徐安洁,她根本患了公主病的二转职业仙女病,拿超过一公斤的重物就会头晕,教室气温超过三十度就不会在课堂上看见她,从A栋移动到B栋一定要开车,听说她爸跟郭台铭是换帖,林百里还看着她长大,家里不只有游泳池,还有一座高尔夫球场。之前和她分在同一组做专题的同学被她的仙女病气到肠胃炎,这下看着徐安洁总是烦躁不已的脸,我打算等等下课先去药局买胃片。

我叹了口气,把视线移到李名捷身上。他是班上的资优生,考试成绩永远都是最好的,只要是印刷在书本上的字,什幺会计学、成本控制与分析、经营管理、採购学等等,他都能够背得一清二楚,连附录都不会放过。

但实务上的操作,他完全不会。

上烹调课时,把沙拉油当醋,更别说他永远搞不清楚盐跟糖了。客房实务时,他不会叠棉被、不会用吸尘器、不知道菜瓜布长怎样。我曾经问他为什幺要就读餐饮管理这个科系,他说是为了接手父亲的餐厅,父亲叫他学好管理就好,不需要会煮菜和打扫。由此可知,他妈妈最常说的一句话应该是,「你只要把书读好,什幺都不用管。」

渐渐的,除了读书,他就什幺都不会了。我只能说,幸好呼吸不用什幺技巧。

我和这几个人负责食材组,要用最低的预算买到最新鲜的材料,做出美味的料理。我看着拿镜子猛照的徐安洁,还有死都不肯放下手中书本的李名捷,再看看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一直专注在手上电动的孙大勇。我的眼泪几乎快涌上眼角,这时突然有个人走到我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我转过头,眼泪马上收回去,幸好我还有明怡。

但老天总是把我放在世界的最角落,地球的最边边,永远看不见我。明怡的妈妈长了子宫肌瘤必须动手术,她得回家帮忙照顾,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回屏东,于是我只能独自面对接下来的种种危机,跟过去一样。

开小组会议时,我们四个人各佔据桌子的一边,没有人先开口。我早就有心理準备面对这种安静的场面,所以看到坐在我对面的徐安洁只顾着擦指甲油,我没有生气。看到坐在我左手边的李名捷眼里只有手上的课本,也没有失望。看到坐在我右手边的孙大勇仍然和掌上型电动奋斗,我也没有发火。

我只能开口,说我该说的话,讲给空气里的细菌听、讲给窗帘上的尘螨听,遇到需要他们回应时,我就尽可能展现我的亲切感。

「安洁,妳找到麵包的厂商了吗?吐司需要三十条、汉堡麵包需要三百组。」我面带微笑问着。徐安洁正在用去光水卸指甲油,从进教室到现在,她换了四种指甲油颜色。

她没有理我,我只好再大声地重複一次,「安—洁,妳找到麵包的厂商了吗?」最后三个字还得提高声调,求她给我一点反应。

这位仙女过了五秒才停下她的手,看着我,缓缓开口,「我需要找厂商吗?我家就有两个厨师,吩咐一声就好了,我叫他们多做一点,当我赞助的,不用谢我。」

无法理解仙界的语言,我给了她一个应付的微笑后,转头看李名捷,他仍然在跟营养学奋斗。我轻敲了他的桌子,他没有反应,我再敲一次,他焦躁地「嘘」了我一声,好像他在看A片我硬叫他下楼吃饭一样,好吧!如果是这样,那真的是我的错,只好等他用萤光笔画上最后的重点,才有空抬起头,顺道推推眼镜,「妳刚刚说什幺?」

这一等就是十分钟,我还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你负责的酱料罐头都买好了吗?有没有超出预算?」

「我也不知道,我把单子给我妈,她说她会处理,叫我专心念书就好。我妈是说,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少参加这些活动,对学业又没有什幺帮助。」他边回答我边把视线移回课本上。

OK!我不想再听到「我妈妈说」这四个字,所以快速地把目标转移到下一位身上,但好像也没有比较好,我看着依旧低头打电动的孙大勇,完全不想和他打交道,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大口气,站起身,对着他的头顶说了一句,「肉最重要了,请你好好负责。」

本来就没有期待他做出反应,反正对他讲话,always

像对牛弹琴。但这次他居然抬起头,视线对上我的眼睛,说出,「知道了。」然后把电动丢进背包里,站起来转身离开,我差一点点就要为这三个字流下珍珠般的眼泪了,市价约莫三十八万,看看有多幺珍贵。

(待续)

本文出自:《然后 你还在》 商周出版

 他不是我的英雄 (4)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